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振宁

Fang media

 
 
 

日志

 
 

问道——方振宁和王澍的对话  

2012-03-18 02:42:00|  分类: 建筑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道——方振宁和王澍的对话 - 方振宁 - 方振宁

 

问道

 

——方振宁和王澍的对话

 

导语

 

坐落在杭州南部群山东部边缘的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园一、二期工程设计,是确立王澍在中国建筑界地位的代表作品,特别是象山二期工程,无论是体量和建造规模都是惊人的。而最重要的是,许多建筑类型和设计语言都是王澍独创的,这一点在当今缺少创意,山寨成风的中国有着不寻常的意义。我们为象山二期设计的空间的复杂性和类型的丰富性而感到震撼,同时他把校园设计成一个向农村开放的建筑群,建筑本身的运动曲线和丘陵的起伏相呼应,它在视觉上形成一条纽带,回廊和走廊像蛇一样穿梭在建筑的内与外,好像是加强了建筑的呼吸。此外,宁波博物馆是一件集大成的作品,无论是使用费砖瓦的数量,还是建筑的体量,都显示了建筑家王澍作品中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或许是这一点,让他的作品超越了有关形式和风格的争论。

                                                                                  

建筑和艺术评论家方振宁,和刚刚获得2012年被誉为建筑界的诺贝尔奖的普利兹克建筑奖的中国建筑家王澍,在2009年就有过一次长长的对话,我们在此给予发表,从中可以看出,王澍长久以来的感性与哲思,他的得奖不是偶然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初见象山校园

 

 

方振宁(以下简称方):第一次来到杭州是20多年前,也是在这个校园,只是那时叫浙江美术学院。第一次看见西湖水的印象到现在都非常的清晰。20年后再见西湖,仍然觉得她是那样的美丽无常。很难想像,如果没有西湖,那杭州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关于你的作品,如果说正式看你的作品是这次看象山校园。最早知道象山校园是2005年在深圳建筑双年展,当然也有在其他媒体报道中看到的图片,第二次就是许江先生的推荐,我们在威尼斯双年展的时候,他送了一本他策划的关于象山的小书《回望》(75x95mm),可以看出他对这个他亲手抓的项目很得意,我觉得这实际上是两个文人在情结上的结合。

 

王澍(以下简称王):就是那本里面有范宽的《溪山行旅图》的小书是吧!有一个门可以看到一幅自然风景的画。

 

:对,那本书的创意也非常有意思。我一直想看看这个项目,这次来到杭州的第二天去我就去象山校园看了。看之前听过很多议论,包括我推荐过一些人看,说你去杭州一定要去看象山校园,但反馈回来的意见也有不同。所以我也困惑,这个建筑到底好不好,总之要来看一下。看了之后,我们就在车上议论它。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是文人和武士的两种精神的结合。这个建筑有细腻的部分,比如传统装饰性的部分,也有粗犷的、废墟般的、暴力的部分。

 

在象山的第一期和第二期之间有非常大的变化,我听到有人说,王澍在象山第二期上玩得太野了,语言太多了。你自己觉得这两期里面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城市的结合

 

王:应该说二期有两个最大的变化。一个变化就是,我对差异性的兴趣很大。

 

:什么差异性?

 

王:它和时间性是有关的。比如说我们看到一个城镇,感觉它非常好,它显然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有很多种愿望、很多种事情最后促成的这样一种结合体。而这一点一直是现代建筑没有办法去解决的。现代建筑基本上是把历史线索中断、并试图重造的。但是不管怎么重造,都是短期内一个人或两个人工制造的一个东西。

 

这个东西它没有办法和时间积累的东西相抗衡。这就好比自然界中自然生长的林子和人工的、飞机播种的林子之间有一个截然的区别。我们今天来讲一个世界最真实的真相,应该是带有差异性的一种结果。试图做这样一个事情,是我个人,但我试图通过一套程序,使它变成更带有差异性的一种组合,这是我对世界的认识,这是其中的一个,这实际上是和时间的斗争。

 

第二件事情是关于内部的。一期的建筑做得比较质朴、单纯,它是一个单纯的大的气象。二期呢,我对建筑的内部下的功夫比较大。这个内部呢更针对于我称之为带有一些意外性的小场所的构建。好像我们在迷城之中,你真正的经验不像我们画图一样精心计划,你会依赖一系列小的地方的组合,二期比较在意做了这样一件事情。

 

就按我说的,一期可能看到一些比较大的场景,但如果我们两人想在小院里找个地方说点悄悄话,你是找不着的,但二期你会发现大量这样的地方。比如我们几个人在一个角落里,旁边可能人走来走去,突然一晃,完全就是另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很适合在这里说一说、聊一聊。这样的地方很多。我觉得即使作为一个学院,或者是我们对那种有意思的城市的体会,你都会有这样一个经验。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二期更像是一个城市的结合。

。。。。。

 

巨大的废墟

 

方:象山校园已经谈得很多了。所以我想再谈谈你的其它作品,你最新完成的宁波博物馆感觉像一个巨大的废墟,这个巨大的废墟在视觉上有很强的冲击力,但是在室内,因为它是个博物馆,就需要有展示空间,那么室内空间和巨大的雕塑感的外观之间的关系你是怎么处理的?这里面有个矛盾。

 

王:其实也没有太大的矛盾。因为比我想的矛盾要小。我曾试图把这个博物馆,比如说把倾斜这些元素,我做的里面都有直和斜、包括有天窗什么的,就是那个缝是有光线进去的,大概是这样的结构。实际上这个博物馆根本就不想要任何自然光线,做的天窗好多都没用了,它就只想做室内展示。这个一开始也不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在国内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任何一个国内博物馆,在设计的时候你都不知道他准备将来怎么展览,展览是完全没谱的,像我这个博物馆很典型,就是土建都封顶了,展览方案我还没看着。

 

方:不是根据展览方案来确定博物馆的,这就是倒着走。

 

王:不过我后来想想也没问题,因为中国人习惯了这种通用类型。就像我们以前说四合院可以统帅一切类型,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就是这样一种思维。这个问题我不完全觉得是一个问题,因为博物馆对变动已经习以为常,展览肯定是要变的,对于变的东西就没办法用一个固定的形来固定它。在这样一个思维的情况下,我就必须作一种重合性的设计,博物馆里要有一个非常有弹性的展览空间。

 

除此之外,你说了外观像废墟,但不仅是废墟,还有我从北宋山水画中理解的山体,这个山体不是一个纯客观、纯屋里的自然,而是带有文化因素的。中国人在思维中观想的一个结果,我把这两件事结合在了一起。所以最后我在设计的时候,我就和甲方定了一个规矩,我说展览我没法控制,所有的展览都控制在展厅门口,展厅门外都归我管。用这样一个办法进行控制,否则这个项目无法进行。

 

方:宁波美术馆是在这个博物馆之前,你设计美术馆时是怎么考虑的?大家普遍觉得宁波美术馆做得不错。你在接触这个项目的时候有哪些最基础的想法吗?

 

王:有几块事情。刚才你说象山校园的时候,你说过它像一个物体(Object),这可能和你做极少艺术有关,极少艺术是我的其中一条线索。


(此文长达14000多字,这是节选,将刊登在某)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