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振宁

Fang media

 
 
 

日志

 
 

王澍说传承和传统  

2012-03-26 02:23:00|  分类: 建筑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澍:传统的中断我想大概有几步曲,传统首先是靠活着的人去承载,以生活方式相袭。中国的传统,除了皇家在紫禁城里,还有文人、农民、小商贩,第一步是消灭了文人,思想的传承基本中断。二是灭物件,在破四旧的过程当中,上世纪七十年代通过香港大量出口没收的文物,为国家换取紧缺的外汇。三是,拆房子在近二十年拆了90%。首先人没了,接下来东西没了,最后剩下一个空房子也拆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哪怕看到城里头住着一堆破烂式的东西,我们都觉得要保留。因为就剩下这么点东西,如果没有的话,一个地方文化根源性的东西就彻底不见了。

 

其实我经常都是内心非常矛盾的,比如“我”和“我们”的关系。在很早的时候我就在不自觉的琢磨着“我们”的概念。我觉得关于类型或原型的讨论,恐怕两个词在建筑学的语境并不完全一致,如果以西方的方法来讨论是一条路子,如果以我们自己在做逐渐生发出类型,那是另外一条路。

不管怎样,当我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出现了,“我”就和“我们”暂时拉开了,我找到了一个自己站队的地方,这一点特别重要,就是历史的自觉。谈传统的时候,自觉性特别重要,否则你没有办法正常的面对传统。

 

至于重塑传统的可能性有没有,我一直在体会这件事,从生活中的例子我领悟到传统还有,是一些具体的事件重新开始一点一点汇聚、积累。传统不是抽象的概念,当你真正参与这些事情才会有意识,才会打动你内心的感觉,但不打动的时候,传统不痛不痒的。

 

我们对现如今传统崩溃有一点没心没肺没感觉的时候,作为一个地区文化所从属的人们,有一个基本的认定,那就是自尊自爱。你爱不爱自己?你不爱自己,全拿别人的东西往自己身上套,这是不自尊、不自爱。我对所谓的现代中国人持强烈批判的态度,非常不自尊、不自爱。

 

说我有英雄主义色彩,与其说是现代主义的英雄主义,实际上我是试图用乡村的力量来,反向教化或影响中国的城市,是用乡村来挑战城市的行动,而且是持续地、大规模挑战,我试图反向来做,这是我这两年工作的核心。


20111224《南方都市报》以“今天的拆迁是中国文化传统美德的一部分?”为题刊登了建筑思想论坛的讨论的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