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振宁

Fang media

 
 
 

日志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2012-05-02 06:47: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

 

1950年生于阿普特(Apt,属普罗旺斯地区),现生活、工作于巴黎及阿普特。

 

贝尔纳尔 ? 富孔最初在索邦大学(即巴黎大学)读哲学,1975年起投身摄影艺术。其摄影作品,通过布置一些场景,表露出对童年及少年时代的怀念。他既是编剧和服装管理员,又是制片主任和总摄影师,他对取景和印片(使用Fresson方法)极其注意,因此创造了一种独特的风格和一个独特的世界。贝尔纳尔 ? 富孔将其创作分成几个大的主题,拍摄成系列照片,如《暑假》、《时间的或然演变》、《爱之屋》、《金屋》、《偶像》、《祭品》、《文字》及《图像的结尾》等。1999年放弃摄影。现专心写作。

 

法国摄影家贝尔纳-弗孔(Bernard Faucon1950- )以玩偶来构筑出一幅幅场景,并用摄影记录下来,他的作品被视为当代摄影从照相走向造相的典型,开了后现代摄影的先河。他与日本作家和摄影家安部公房的这篇对话为我们理解他的作品提供了一些线索。弗孔说,自己最初动机是要把人形、童年时代和风景这三种要素表现出来,摄影是最好的手段,因为摄影把这个世界表现得最真切。安部认为,把弗孔的照片放在一起,生与死的对照就会涌现出来,而翻看弗孔的摄影集,会使时间流动起来。弗孔不认为自己是在描写死这个题材,但是在与所有照片相同的时间这个要素中,死这个题材隐蔽地存在着。弗孔还肯定自己受到了二战之后存在主义思潮的影响,他特别强调存在主义是理解时间,以及人与宇宙的关系的一种方法。对于自己的作品,弗孔认为“……实际上是想通过给世人看没有的东西来谈论。这是永远停止的世界,但就在那里有一种快乐存在。对于在弗孔的照片中,反复出现的人形两种东西,安部认为人形是已经死去的东西,是生的模仿和表演,是凝固的东西,而是不可捉摸的自由物,是人形的对立物,弗孔作品的生命就在于同时抓住了这种紧张的对立。

 

Bernard Faucon的作品使人忘却现实。 使人忘却现实的原因是,他的摄影作品是从虚构中抽出的真实,他只为过去拍照而毫不在意此刻时光的流逝,于是他的时间永远停留在过去。 在这个影像膨胀的时代,很多摄影家都费尽心机地希望通过技术的手段达到影像刺激的效果。也就是说拍摄什么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而怎样去表现诠释......

 

Bernard Faucon说:摄影要追求的不可能是所谓的真实,而是表达。摄影是自我表达的艺术,如同文学或绘画。(网络资料)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贝尔纳尔 富孔(Bernard FAUCON)的少年爱 - 方振宁 - 方振宁

  评论这张
 
阅读(37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